忍者ブログ

九十九式

─元に繰り返し─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寫手限定遊戲】-黑歷史羞恥PLAY-23題

↓下面是前言XDDD

畫手的問卷遊戲太多啦!
大體玩法就是參照畫手的「當年的黑歷史圖現在重新畫一次」,不過改成「當年的黑歷史文段,現在重新寫一次」。不過既然我們是寫手當然不能一段就完了哈哈哈,題目會越來越羞恥的!快來一起羞恥PLAY!


拍手[0回]


下面是題目:

1,貼出你第一個圈子的第一篇文中的第一段。(家教/6927,2007年)

並盛中學的放學時間,很難得的,今天身旁的兩位好友有事不能陪同回家,倒是一顆藍色亞洲水果與往常一樣很準時的在路上埋伏,也就演變成沒了平時打鬧的吵雜聲,只剩兩人的尷尬局面。
不過這只是少年一廂情願的想法。
「什麼尷尬,親愛的綱吉你這樣說我好傷心~」男人一臉受傷的嘟嘴。
少年只是乾笑幾聲。
男人的能力讓他無言。
「不過今天少了那兩個吵死人的小鬼,那就由我護送綱吉回家吧。」掬起手背輕吻一下,像是騎士對自己心愛的公主般,男人笑的開心。
聞言,少年只能無耐地由他去了。


2,對剛剛那段你的感想如何XD?

哇賽我都忘了還有這篇文(爆笑
真不愧是黑歷史時期的首篇同人文,自己看都覺得超恥(笑爛
跟現在的用詞相比簡單到不忍說WWWWWW
人物刻劃也沒有很鮮明,場景描述太過簡略,劇情也老梗到不行
結果骸大人的名字都沒出現過究竟是怎麼回事XDDDDD
是說家教文好像都因為之前電腦重灌全被洗掉了只剩放在舊天空BLOG的網誌裡耶XDDDDD


3,現在比較滿意的首段貼一下?(APH/普.奧,2012年)
[這是未公開文章,悲文注意]

他夢到他在開滿矢車菊的草原上,用斑駁老舊的三角鋼琴彈奏那首曲子,帶著一點點寒冷的風捲起音符,把那首旋律吹到好遠好遠的地方。
很遠的地方,他到不了的一個地方。
有水珠落下,在發黃的琴鍵上散成一株株大大小小的水花。
是下雨了嗎?
原本繾捲溫柔的音符瞬間變的急促起來,像是旋風般地,手指不聽使喚的敲著,每一下都是這麼的用力、這麼的哀傷

『笨蛋少爺,在哭什麼呢?』多麼熟悉的聲音,在他耳邊響起。
他沒有回頭,連抬頭都沒有,只有手指不斷地重複旋律,顫抖且僵硬。
他可以感覺的到,有人坐在他刻意留下的一半琴凳上,靠的很近很近,近到他可以聽到對方的輕微呼吸聲。
自從某個大笨蛋先生離開後,他練琴時,總是會坐一半的位置,剩下的另一半,是一種叫人害怕的空白,而他一直維持這樣習慣,一直。


4,好現在羞恥升級,你黑歷史時期是怎樣寫CP互動的呢?(APH/普.奧,2009年)

最愛寫笨蛋夫妻的吵架模式了(爆笑)
總是先吵架後溫情,明顯到友人曾經還吐槽說這根本就是我寫的普.奧定律(何?

例:
「本大爺就是不懂,而且本大爺也很不爽。」嘖了好幾聲,基爾伯特終於忍不住的上前,抓起小少爺扛在肩上,帶走。
「你做什麼啦笨蛋先生!快放我下來!」被突然其來的動作嚇一跳,羅德里希在基爾伯特身上掙扎著。
「不要!」
「基爾伯特!」
「……都沒看你對本大爺這麼好過。」嘴上嘟嚷著,基爾伯特不客氣的捏了捏身上人的腰際。
對啦!大爺他就是對那台鋼琴在吃醋!怎樣不行喔?
「喂……」羅德里希這下真的是無言了。
這笨蛋先生的腦袋到底都裝些什麼啊?
「笨蛋先生你是吃錯藥了嗎?」
「小少爺你才吃錯藥咧。」
「那請快放我下來,兩個吃錯藥的人在一起是很危險的。」
「小少爺你說話什麼時候這麼冷了?」
「您說的話才令人摸不著頭緒。」
「誰像你講個話都要文諏諏的。」
「那是文學修養的表現,你這笨蛋先生。」
「所以小少爺不只是路痴,還是個書呆少爺?」
「不像您只有小鳥和啤酒的大笨蛋先生。」
「本大爺跟小鳥一樣帥小少爺你懂什麼?」
「那您不是一個人也很快樂的嗎?所以快放我下來。」
「一個人也可以很快樂沒錯但本大爺就是不爽。」
「所以您是一個人也不爽的很快樂?」
「小少爺不要挑本大爺語病!」

這是哪門子的沒營養對話?
當羅德里希在思考他們兩個剛剛吵的內容時,已經被基爾給壓在床上了。

「所以,您果然是在吃醋?」
「閉嘴,小少爺。」


5,為什麼會這麼寫?

沒有為什麼,就喜歡看他們兩人(沒營養)的吵架(欸#
對我來說這對冤家可愛到不行
如果要我現在再寫一篇普.奧文,裡面八成還是會出現吵架對話(到底是多喜歡
當然啦,應該會進化成有深度的吵架吧(自己講


6,貼一段你現在比較滿意的CP互動吧!(APH/露立,2013年)
[是說這題讓我不得不放上非本命CP文(笑]

沒多久,對方再次回首看向窗外,這次臉上不再漾著笑意。
托里斯心臟鼓鼓的跳著,雖然對方沒有任何動作,那並不代表結束,甚至,或許是一個噩夢開始前的平靜。抓著紙張的手指正輕微顫抖。
「果然很無聊呢。」毫無起伏的平靜嗓音響起,聽的托里斯心頭一跳,「風景怎麼看都是這個樣子幾乎沒變,真是無聊透頂。」彷彿是膩了,伊凡拿著不離身的水管開始敲起車窗玻璃。那力道不輕也不重。

有沒有可能,接下去敲的就是自己的頭。

即使想開口說些什麼,然過於壓迫的氣氛使得想說的話卡在喉中。明明車廂開著暖氣,但托里斯卻彷彿置身在冰庫中那樣的凍人。戰戰兢兢。
盯著膝蓋上的書籍,指尖的書頁正被他捏的死緊起皺。
「伊凡先生、我……」
「明明很期待跟托里斯出來的,可是托里斯看起來一點都不開心的樣子。」

聽到對方的話托里斯愕然的抬起頭回望,只是對方沒有搭理的繼續敲著玻璃。
「果然不該來的。」細細的冷聲說完,伊凡接著站起身,不等托里斯的詢問,他走出了車廂。
門房的問候招呼在廂門滑上後停止,車廂內瞬間只剩自己的呼吸聲,和火車行駛的轟隆聲。窗外的景色依舊沉寂灰白。


7,你覺得現在有進步嗎?

嚴格來說是有的,現在不再單純描寫腳色互動,還加進了一些場景襯托,用詞也更細膩了些。
不是自己要說,但這樣的片段在腦海中很有畫面很喜歡XDDDD
雖然這篇不是本命CP文,但對露樣的描寫以及與托里斯的互動是我目前頗滿意的一篇
事實上露樣難以捉摸的個性一直是我寫APH同人文時花最多思考的
不管是本命CP露中還是這篇的露立文,對我而言要怎麼展現孩子般天真的殘忍與恐怖是件很挑戰的事XDDDD


8,現在羞恥繼續升級,貼出你最中二的一段描寫吧!(APH/普.奧,2010年)

基爾伯特打死也不會說的是,帥的跟小鳥一樣的大爺他之所以會這麼喜歡拉瑪麗亞采爾,不只是因為可以看到羅德里希激烈的情緒起伏,有另外一個原因是,他喜愛那手中的柔滑觸感。
而且是超級喜歡。
小少爺的髮質既柔軟又滑順,每每都令基爾伯特愛不釋手,不管是惡作劇去扯對方的瑪利亞采爾,還是心情好的時候去亂揉對方的頭髮,亦或是在夜晚共眠時,輕撫著對方額前的髮絲。
那停留在手中的,難以言喻的美好觸感。

「笨蛋先生請你不要再弄亂我的頭髮了!」
「本大爺就是愛揉你的頭髮小少爺你管的著嗎哈哈哈!」
「你這笨蛋先生!」
「唉唷!渾蛋小少爺誰准你扯本大爺帥氣的頭髮的?!」
「難道我的頭髮就可以讓您這樣亂揉嗎?」
「能讓帥的跟小鳥一樣的本大爺揉你的頭髮是你的榮幸好不好!」
「可以的話這種榮幸我一點都不想要。」
「呿!不過就是頭髮小少爺這麼小氣幹麻。」
青筋跳起,羅德里希用力拍開對方在頭上作怪的手。
「這無關小氣不小氣的問題你這笨蛋先生!如果您想禿頭我很樂意幫您這個忙!」
「什麼禿頭?!只不過就是揉頭髮而已哪會禿頭?!」
「您沒聽過長期這樣對待頭髮是很容易禿的嗎!」


9,哈哈哈你感想如何啊?

看完我只想大笑,阿普真的煩斃了XDDDDDD(這是稱讚


10,現在把剛剛的中二段落套給你現在的本命/牆頭/CP試試?

這題好難我可不可以PASS!!XDDDDD
認真覺得這種動作只有阿普才做得出來
蒼紅的話政宗殿會愛不釋手沒錯,小吵一架也可能會有,但以中二程度(?)來說個人覺得他不會這樣對幸村亂揉頭髮,何況幸村很乖應該也不會有這種動作WWWWW
十遊的話也不可能,亂揉對方頭髮是一回事(十代可能會玩一下,但遊星根本連想都不會去想),揉到吵架那根本就是想太多
快新的話不排除快斗犯案的可能性,但我認真覺得新一會完全不想理對方,遑論為了頭髮吵架這檔事,搞不好還會覺得吵這個很白癡WWWWW

所以,果然還是只有笨蛋夫妻有這個能耐啊XDDDDDD


11,黑歷史時期對攻的描述是怎樣的呢?請貼一下!(APH/普.奧,2010年)

「你再往前走就要撞上路燈了小少爺。」熟悉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腳步頓住,有些愕然的抬起頭,他看到前方路邊停著一輛BMW 1系列的銀色車款,一抹黑色人影倚在車旁,對方臉上那熟到不行的囂張笑容,以及閃著嘲笑意味的酒紅雙眼,不知為何,他感到鼻頭有點酸。

「請問您在這裡做什麼?笨蛋先生。」壓下自己的情緒,羅德里希面無表情地推了推細框眼鏡,淡淡的詢問。
「嘖!看到本大爺不會先來個擁抱嗎?小少爺你也真冷淡,枉本大爺還特地跑過來給你個驚喜。」
「您所謂的驚喜就是特地來堵人嗎?」
「當然不是,本大爺是來要自己的禮物的,怕小少爺你忘記,本大爺還特地來提醒你,看本大爺對你多好,所以快感謝帥氣的本大爺吧哈哈哈。」看著對方一付理所當然的表情,羅德里希突然很想痛扁對方一頓。
他絕對是腦子壞了所以才會想念這個笨蛋兩個星期,還硬擠出時間去買對方嚷了很久的禮物。


12,為什麼喜歡這麼描述攻呢?

就是喜歡他的中二XDDDD(欸
也正因為他的中二,才能讓總是冷漠驕傲的貴族小少爺露出生氣活潑的一面
這樣的反差感也是自己對笨蛋夫妻愛不釋手的主因之一
雖然瀕臨絕種的帥氣大鵰(?)也很有魅力啦
但不寫出中二的部分一整個就是感覺怪啊(笑


13,那現在是怎麼描述攻的?(APH/普.奧,2013年)

與基爾伯特的戰爭即將邁入第七年,雖說不是沒打過這麼久的仗,但土地的焦黑與人民的流失,逐年累績下來著實讓他有些吃不消。而另一邊的笨蛋先生像是還打不過癮似的,一波又一波的攻擊接連不斷,絲毫不在意自身消耗是否過量的問題。

真是個戰爭瘋子。
喃喃念著,抬手扶好略下滑的鏡框,羅德里希接著驅馬向前。
說是這樣說,不過數度接受對方邀約的自己,或許也是個不折不扣的戰爭狂吧。
表面上是留著音樂家的血不喜戰事,然而底下隱隱躍動的戰爭因子從沒因為歲月流逝銳減過,只是比起對方,他顯得內斂多了。更何況,這也是他與基爾伯特出身的先決條件。

這是為戰爭而生的國家,他們的義務。

補充說明:後期的普.奧文我傾向用小少爺的視角去描寫阿普,這篇雖然是少見的絕種大鵰形式,不過阿普的中二感依舊存在XDDDD


14,過去是怎麼描述受的?(APH/普.奧,2009年)

「我說小少爺,怎麼會突然去聽巴哈那小子的音樂?你向來不是蕭邦本命的嗎?」趁著羅德里希去整理唱盤,基爾伯特一臉促狹的看著他。
「音樂欣賞是不需要分作曲者的。」淡淡的回應基爾伯特,羅德里希慢條斯理地收起唱片,動作細緻且優雅。
基爾伯特盯著他的背影,有些入神。
他一直很喜歡小少爺的動作,不管是從容的優雅,還是憤怒的急躁,甚至有時候令他不爽的傲慢,一舉一動,都令他著迷。
尤其當小少爺在彈琴時,那修長手指所敲出來的音樂,他聽起來都覺得是溫柔的。

除了那首憤怒的蕭邦以外。

「倒是笨蛋先生你,竟然會乖乖的坐在一旁聆聽?請問您今天是腦子撞到了嗎?」
「什麼話!帥氣的本大爺也是會聽音樂的好不好。」不悅的咋舌,基爾伯特覺得自己或許真的是腦子撞壞了才會喜歡上這個毒舌的小少爺。
「喔,那真是失禮了。」挑眉,羅德里希有些不以為意。
仔細地將唱片收好放回架上,羅德里希接著把桌上的樂譜揣在懷裡,準備離開去琴房做每日的練習。


15,為什麼喜歡這樣描述受?

我其實很喜歡用旁人的角度去描寫腳色,不管以前還是現在
感覺透過別人的視線,可以更加仔細觀察到腳色的一舉一動WWW
所以這片段讓我有一種阿普透過觀察凝視,用自己的方式去感受對方的存在的感覺(笑


16,現在是怎麼描述受的呢?(APH/普.奧,2011年)
[這篇是普.奧純情本的番外篇,網路沒公開,雖然只有小少爺和瓦修,但相信我他真的是普.奧文XDDD]

「羅德你……」抬頭看向對方想詢問,但映入眼底的畫面,讓瓦修後半句話怎麼也發不出音來。
眼前的人在讀著信,而他看到對方的眼神,流露出的是他從沒看過的,溫柔。

雖然不怎麼明顯,但瓦修還是察覺的出來。那封對方手中淡藍色的信,究竟寫了什麼樣的內容,會讓極少情緒的羅德里希,露出那樣柔和的色調?紫羅蘭眼眸似有水光盪漾,有如水晶般的璀璨,在周圍溫暖的杏黃色中,是一種難得的美麗,這麼看著,瓦修有些出神。
幾分鐘過去,羅德里希閱讀完畢,罕見的是他並沒有馬上把信收起來,而是折好並拿在手中,輕輕地吐口氣,好似吐出一種淡淡的憂鬱,在那一瞬間瓦修以為羅德里希好像有著想掉淚的衝動,結果只是他的錯覺罷了。


17,現在貼你寫的第一個吻戲??(APH/普.奧,2010年)

「味道不好?」瞥見基爾伯特的表情,羅德里希稍稍停下了動作。
「……」挑眉,基爾伯特將手中咬剩的餅乾一把塞進對方口中,動作看似粗魯,實際上也挺粗魯的。
「太甜了。」
「……」被基爾伯特的動作給弄的愣了一下,隨即反應過來的羅德里希瞇起眼,瞪著在舔指上糖霜的小鳥大爺。
這個失禮至極的笨蛋先生!
注意到羅德里希不滿的視線,基爾伯特聳聳肩,然後一臉壞笑。
「不過呢,」低頭湊近,「本大爺喜歡。」接著,咬下另一半餅乾。
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羅德里希感覺到自己的唇上,有著對方擦過的溫度。

與自己對視的殷紅色眼眸有著笑意與自信,鮮豔的透明感,以往給人的感覺是張狂卻又深沉內斂的紅瑪瑙,現在像極自己親手調製的覆盆子果醬,帶了點溫潤,帶了點柔和,如此美麗的顏色,令人忍不住想讚嘆。
羅德里希凝視了幾秒後,默默移開四目交接的視線。
細細地嚼碎含在口中的餅乾,而後吞下,停留在舌根上的,是一股微甜中帶有辛辣的薑汁味,配上大量濃郁的柔軟糖霜……真的偏甜了很多。

補充說明:
是的你沒看錯,我的第一篇吻戲就是有吻跟沒吻一樣(乾笑看旁邊)
但我很喜歡這段的描寫WWWW


18,那現在寫的吻戲長啥樣?(戰國BASARA/蒼紅,2012年)

每天,對方為自己準備不同款式的點心,自己向來都只能猜對一半,因為對方總是會有著出奇不意的驚喜;而今天,他想讓對方猜猜看今天的點心。
不過對方沒有回答他的問題,只是用燦金色的單眸注視自己而已。

正當幸村想在說些什麼時,對方忽然一個小幅度的挺身抬頭,接著,他只感覺到一片冰涼柔軟貼著自己的唇,還有一點點燙熱在細細描繪著唇緣。
涼涼的、苦苦的,還有細微的咖啡香。
對於政宗突來的動作,幸村腦袋是空白一片,待他回過神,對方早已離開,並意猶未盡的舔著嘴角,而染著笑意的狹長單目映出自己紅潤的雙頰。

「Cream puffs(奶油泡芙),right?」
「……破廉恥。」
「哈哈─」

補充說明:
好的基於自己的吻戲實在少得可憐,但這篇真的算是比較好的一篇
而且描寫也開始比較詳細一些……我開始煩惱下面的肉題了(艸


19,最後一次恥度升級,過去是怎麼寫肉的?///w///
(純潔的清水黨可以不答和肉有關的題
(APH/普.奧,2011年)


在皇帝陛下贈與的,那代表至高無上榮譽的白色三角鋼琴上,那充滿傲氣的銀髮男人只會將他壓至上頭縱情歡好,霸道地禁止他做其他用途。
討人厭的惡趣味。
『呵……呵…真想讓陛下看看你現在的樣子啊……我親愛的小少爺……』
『啊…啊…閉嘴……笨蛋……先生啊!』飽含情慾的紫眸閃過憤怒,但纖細修長的手指,只能洩憤般的在男子背脊上劃出血痕。
『…在心愛的鋼琴上做這種事呢……』邪笑道,接著如暴風之勢攫住對方雙唇,恣意掠奪。
一種神聖的褻瀆,是劇毒中帶著欲罷不能的甘甜,讓他有如即將滅頂的錯覺。
『羅德,你只屬於本大爺的,懂嗎?』重重一頂,好似要對方記住這甜美的痛苦。
『唔!…笨蛋先生啊……啊啊…』他的話讓他禁不住顫慄,手指只能死死攫住男人半赤裸的背脊。
這個讓他又愛又恨的男人。
『羅德……小少爺…』指腹溫柔地輕撫著對方潮紅的臉頰,低頭輕吻著如碎晶般的眼眸,銀髮男子無比虔誠的祈禱著。
不是屬於皇帝陛下,也不是屬於帝國和神,而是他的。
他的小少爺。


20,對剛剛的肉什麼感覺?

我想死。(眼神空白)
Why我會寫出這個看上去很莫名其妙的肉文!!!!!!!!!!(尖叫撞牆
沒有欸取的性感也沒有讓人臉紅心跳的愉悅感(那啥?)我到底為何寫出這篇!!!!!(崩潰臉
突然覺得很對不起笨蛋夫妻我可否重寫一篇補償啊啊啊啊!!!!!!!!!!!(哭號


21,現在怎麼寫肉的?(YGO/十遊,2014年)
[這篇是跟貓將的未公開接龍欸取文,只好先放上一點片段了(艸]

像是滿意遊星的反應,十代嘴角揚起一抹邪佞笑容,底下手指獎勵性的開始套弄起來。聽到耳邊傳來對方呼吸急促的呻吟,彷彿還不夠似的,另一隻空出的手再次撫上對方胸前的豔紅,有些惡意的輕扯揉弄。

「啊!不…!」上下雙重的刺激遊星是受不了的,緊攅著對方外衣的指尖顫抖的險些抓不住,鈷藍雙眸的淚水因生理因素不斷凝聚再灑落,混合滑過染上淡粉紅肌膚的汗水,形成猶如碎晶般令人著迷的顏色。也讓瞧見的十代有一瞬間的恍神。


22,對比一下自己寫肉的文風變化吧!

這是我首次挑戰認真的欸取描寫(正色臉)
不管是腳色的感官還是動作,一整個突破尺度痾
因為這篇尚未完成,等完成後再分享自己的感想吧(逃((欸慢著##


23,最後一題了,這麼一對比有沒有覺得自己還是進步很大的呢OVO?給自己這些年來的進步做個總結吧!

以用字遣詞來說是有進步,劇情的話也比以往細膩的多
但寫下來我也發現自己寫文一直以來的超級大缺點
就是對角的描寫和內心刻劃還是不夠鮮明
總是自己想寫甚麼就寫,完全沒好好琢磨腳色的想法與下一步行動(艸
而且很多文章根本找不出重點啊!!!XDDDDDD(大笑
雖然真的是黑歷史的問卷,但有看到自己的缺點超令人開心的WWWWW
另外因為這份問卷,讓我有提筆再寫普.奧文的衝動啊!!!!!!!!!!



以上XDDD
PS:感謝看到這邊的客倌,眼睛傷到的麻煩來跟我拿一下眼藥水(欸

PR

Comment

お名前
タイトル
E-MAIL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Copyright © 九十九式 : All rights reserved

TemplateDesign by KARMA7

忍者ブログ [PR]

管理人限定

プロフィール

HN:
冥見(Meiken)
性別:
女性
自己紹介:
◎屬性:
戰國廚/
蒼紅命/
十遊末期/
歐美KSM坑/
回歸自創中/

ASK提問區
小說放置地:Intermezzo

PluRk

PIXIV

最新CM

[07/23 minou]
[06/19 藍色左邊第三隻]
[03/05 高麗菜]
[06/22 minou]
[07/13 Fitz]
[06/24 少爺]
[04/23 靜久 龍]
[02/28 NuKiRa]
[02/26 NuKiRa]

ブログ内検索

世界のゲスト

free counters

司狼亨

染谷 留衣

松公

Benagl

JUKEBOX

案山鳴(アヤナ)

HANAYA

鬼帳

光田まみ

名波宙太

亜姫ゆりん

あられ

ワカ

たまきち+

kikism

バーコード

宣傳&工商

*戦国魂

*2012年 戰國BASARA ON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