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九十九式

─元に繰り返し─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寫手進化問卷

從蛇蛇那邊轉來的寫手進化問卷XDDD
是說自己只玩過繪師進化,寫手這是頭一次,感覺會挖出很多黑歷史啊WWW

===*===*===*===*===*===*===*===*===*

 在開始前的注意事項:

.以下題目所說的「節錄」字數請控制在三百字上下,不過沒有下限(可以是簡單的句子),上限約三百字左右,沒有太硬性規定請作者照斷句自行斟酌。
.節錄請附上文章標題,同人的話請加上作品配對
.以下題目所設定的時間間隔是為了讓比較不容易看出變化的文字作品有所差異,請作者們自行斟酌節錄作品的時間差(如果該時期沒有作品的話)。
.節錄時也歡迎加上原文連結讓讀者回味!
.如果遇到題目真的沒寫過的話就請跳過去XD
.原出處:http://easter207.o-oi.net/Entry/17/ 轉載使用隨意,報備不必,不要把這行刪掉就好XD
 
那麼以下問題開始囉(σ゚∀゚)σ
 

拍手[1回]

.請節錄三個月內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鬼物語(戰國BASARA)-參章...蒼紅有?

開頭:
前田慶次是個即將面臨大學考試的準考生。
雖然在班上課業普遍來說還算不錯,然而身為準考生,慶次現在面臨到一個大部分考生都會碰到的問題。一個困擾他不算久,卻需要多方意見的問題。
也因為怎麼想就是沒有個頭緒出來,所以發現即使講笑話也沒用的前田慶次,在安靜但充滿詭異的氣氛下用完晚餐,以及欲哭無淚地接受完片倉小十郎慣例的超壓迫眼神後,現在坐在庭院向伊達政宗解釋這次來訪的原因。

他的問題其實說穿了,就是不知道自己要念甚麼科系而已。
「因為這種無聊理由就跑來,我該說你太閒嗎前田慶次。」咬著煙管用力吸一大口菸,伊達政宗連看也不看慶次一眼的憤憤吐出話語,「上次是戀愛問題這次換升學問題,你當我們這邊是Consultation啊?!」
 
結尾:
「哼,只是碰巧在場罷了。」冷笑幾聲,聽上去似乎不過是件平常的事一般不足為奇,但在佐助眼裡,對方滿是幼稚的勝利意味。令人不爽。

不爽到想衝向前將這傢伙大卸八塊,管他是什麼身分,但一想到旦那可能會難過的臉,他便硬生生打消這個念頭。不管如何,旦那永遠是最重要的。


「猿飛,把爪子收回去。」況且對方的陪臣也不會允許這種脫序的事情發生。
哼、真是無趣哪。
「知道啦,」慢條斯理地將化為獸爪的手收回,猿飛佐助站起身,「既然沒事,本大爺就先行告退了。不好意思,地板的洞就交給片倉旦那處理啦。」抬首示意剛被自己捅出來的大洞,佐助這次笑的噬血。


「本大爺去清理外頭聚集的髒東西。」


最喜歡的部分:
再把慶次送回房間後,伊達政宗便轉身看著庭院,堪稱俊朗的臉龐現下滿是暴怒不悅,而在幾秒鐘的停頓後,他煩躁的吸了一大口菸。
「政宗大人,您今天已經過量了,請別太超過。」看著對方動作的片倉小十郎皺眉提醒,但換來的是政宗的無視。

無聲地嘆氣,片倉小十郎只能先將菸盒移到離對方稍遠的距離。


.請節錄約半年前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興起(APH,普/奧)

開頭:
只是一時的興起。

身邊劃過的杏黃色彩,在海軍藍大衣旁襯出強烈對比,卻是和諧的融為一景。穩健優雅的步伐在踏過落葉時,發出些微細碎聲響透露主人的優閒。空氣略帶的涼意很舒適,仔細聞還會有杏葉的香味。
雖然已看過無數遍,但維也納之秋的景色還是讓羅德里希禁不住地讚嘆,那濃密的幾乎遮住天空的鵝黃樹林,讓整座城市就像黃金般的閃閃發光。看著這樣的景色,羅德里希忽然冒出想將這美好的景色跟旁人分享的念頭。

結尾:
「喂笨蛋先……」還來不及說些什麼,對方摔上話筒以及斷訊的聲音就這樣畫下此次通訊的句點。
輕放回話筒,羅德里希忍不住再次皺眉嘆氣。

唉、這個笨蛋先生,自己都還沒來的及把方位告訴對方就這麼衝了出來,難不成基爾伯特知道他在哪裡嗎?
罷了,反正對方最後總是會找到自己的,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而已。


步出電話亭,望著滿視野的杏黃色,溫柔的色澤讓人心也禁不住的愉悅。羅德里希深吸口氣,接著微微笑了起來。


今天,真是散步的好天氣。


最喜歡的部分:
「事實上我無意跟您討論這件事,笨蛋先生。」口氣淡然地打斷對方囂張的笑聲,羅德里希低頭看著從衣袋內掏出的懷錶時間,「我打電話來只是想跟路德那孩子確認下次會議的時間與地點而已。」
『切!真是無趣的小少爺。』
「是啊不好意思讓笨蛋先生失望了。順便跟您說,我迷路了。」


.請節錄約一年前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Mr.癡漢》-章一,所謂命運的邂逅。

開頭:
初見面時,在漫天飛舞的雪白紙張中,Agate一度以為自己看到了天使。
現在回想起來,Agate仍舊有種很不可思議的的感覺……那一閃而逝的涼意與悸動,只是那麼一下,卻是鮮明到無法忽視。
而事實證明,對方不過是一名因為操勞過度,體力不支而昏倒的大學生。

還是跌昏在他懷裡的大學生。

結尾:
不小心打電動打過頭了,連帶自己做報告的時間跟著縮短造就不得不熬夜的窘境,要是被那毒舌的友人知道,想必又是會被念上一個禮拜。
所幸學校功課今天都已經處理完畢了,指導教授還非常讚賞,回去睡個半天應該就會沒事……

模模糊糊的想著,抱著一疊報告的艾斯沒發現自己眼前的景象變的渾濁,也就沒注意到自己前方有人影朝他直撲而來。如果是以往精神很好的狀況,就算距離在怎麼接近他還是可以閃躲開來,但最近的疲勞過度讓他精神渙散,以致於他狠狠的被來人撞上,更甚至努力維持的意識就這麼被撞飛掉了。

黑暗襲來的瞬間,他只覺得他被溫暖所包圍。

最喜歡的部分:
哼哼,躲仇家躲到國外來,相信那邊的人絕對想不到,沒想到心血來潮亂翻垃圾桶還能翻到寶,大爺他真是太強了!
回家再去好好感謝Amber那總是看不順眼就亂扔東西的好習慣吧。
這次的旅行看機票的來回時間,足夠讓他在德國晃半個月。真不曉得Amber到底是去參加什麼活動,居然抽到這個很不可思議的頭等獎。

似乎沒想過自家弟弟還把獎品隨手扔進垃圾桶這件更加不可思議的事,Agate努力研究地圖上的標識,一邊對照街景,一邊閒散的走著,絲毫沒在注意自己高大的身影,以及奇妙的髮色已經引起周圍路人的側目。


.請節錄約兩年前(或以上)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Taste fragment─味覺片段》-APH,法英

開頭:
同樣是出自於同種色系的飲品,卻是兩種截然不同的味道。
 
亞瑟‧柯克蘭,喜愛紅茶更甚於紅酒。
褐色液體圍繞著芳醇茶香,經由味蕾感官,帶出了溫和平淡的甜。
 
法蘭西斯‧波諾弗瓦,醉心於紅酒更甚紅茶。
酒紅色液體有著濃郁的葡萄香,停留在舌尖上的,是種奢華的口感。
 
兩種不同的味道,對兩人來說,是兩種截然不同的魅力。

結尾:
所以,當茶香和酒香,混合在一起時,又是什麼樣的味道?

……誰知道?
要不,去問問那邊正吻的難分難捨的兩人吧。

最喜愛的部分:
紅酒,可以說是一種浪漫的代表。


尤其是出產在自家勃艮地的高級葡萄酒,其口感芳醇與濃郁有如風情萬種的嫵媚女子,給予的更是豐富的層次感與特有的成熟韻味。
想到這裡,法蘭西斯不由得挺起下巴。
哼哼,不管是阿爾那小子家的,還是小義家的,都沒辦法比的上哥哥家的頂級浪漫。(?)
 
「只不過是發酵過後的葡萄汁罷了有什麼好跩的。」坐在一旁品嚐的人不屑地冷哼一聲。
「什麼發酵的葡萄汁!?小亞瑟你這樣的說詞簡直是污辱了全世界的浪漫啊。」
「管你浪不浪漫老子只是實話實說怎樣紅酒渾蛋你有意見嗎?!」
「小亞瑟你還真是沒情調,難怪都沒人緣,哥哥我真是替你感到傷心。」
「情調個鬼老子就是沒人緣啦要你管!」


.請節錄兩篇文章之寫景段落,兩篇完成時間須隔半年以上。

鬼物語(未公開片段)  2011年12月
今天天氣晴朗,即使到了夜晚依舊一朵浮雲也見不着,而天際邊的天狼星閃爍的有如上好的晶石,襯托冬至夜晚的星空更甚璀璨。

白天如墨的池潭,現在有如光滑的鏡面一般,映照出夜晚的星空,偶爾行經的小舟所引起的漣漪打亂了池水。幸村仰著頭,清澈的雙眼映出繁星點點,以及藍紫色的銀河流波。


千年前,自己醒來的那一刻,依舊是這樣的美麗景色。
耳邊,還迴盪著那好久遠的聲音。



水夏(瀨戶內)   2012年6月
他隔著六十公分厚的玻璃仰望,滿目的水藍與破碎的光片映入眼底。上方水光盪漾,一抹抹大小不一的黑影滑過,光影透過滿載的氣泡,顯得模糊不清。 

─那樣的色彩,像極他遺忘不了的瀨戶內海─


.請節錄兩篇文章之H段落,兩篇完成時間須隔半年以上。(如果沒寫過的話請跳過,或著放放前戲或接吻也行←喂)

皇家騎士隨想錄(APH,普/奧)─獨佔   2011年1月
在皇帝陛下贈與的,那代表至高無上榮譽的白色三角鋼琴上,那充滿傲氣的銀髮男人只會將他壓至上頭縱情歡好,霸道地禁止他做其他用途。
討人厭的惡趣味。

『呵……呵…真想讓陛下看看你現在的樣子啊……我親愛的小少爺……』
『啊…啊…閉嘴……笨蛋……先生啊!』飽含情慾的紫眸閃過憤怒,但纖細修長的手指,只能洩憤般的在男子背脊上劃出血痕。
『…在心愛的鋼琴上做這種事呢……』邪笑道,接著如暴風之勢攫住對方雙唇,恣意掠奪。


一種神聖的褻瀆,是劇毒中帶著欲罷不能的甘甜,讓他有如即將滅頂的錯覺。


ただ、会いたくて、、、(蒼紅,未公開片段)  2012年6月


什麼時候吻上對方的,幸村其實記不太得了,當自己回過神,雙臂早已環上對方的肩。一個吻像是一個引爆點,儼然已停止不了內心深處的渴望。



幸村雖然對於這類的情事懵懵懂懂,但透過對方的動作隱約知道接下來的發展,覺得破廉恥想推開對方時,對方卻把他禁錮得更緊。


「說了這樣的話,你就要有這樣覺悟啊,真田幸村。」一字一句,對方在耳邊低沉的吐息,麻麻癢癢的,讓他有點無所適從。


「政…政宗殿!」有點慌亂,幸村不懂為什麼自己一句話就讓對方像是引爆某一個點似的暴走,抬頭想說些制止的話,卻被對方燦金色的單目給震懾住。


濃郁的,好像什麼東西快溢出來似的。他瞬間失去言語。


.請節錄一篇自認為寫作生涯裡寫過最甜/歡樂的文章。
 Crooning  a   song (YGO,十遊)
他愛他的聲音,獨特的、低沉的嗓音。

有時候,在自己面前談論開心的事,那飛揚的語調就像是個大男孩,率性且活潑;也有時候,微壓低的語調在耳邊滑過,像是溫和沈穩的大提琴。

更多更多的,是從他口中吟唱出的旋律。很多時候對方會從身後環住他,在他耳邊低低的輕聲哼唱情歌,音調騷動著鼓膜讓他感覺有些癢,不過比起上述,更多的是害羞。

就像現在。


.請節錄一篇自認為寫作生涯裡寫過最痛/悲傷的文章。
星星、月亮與篝火(戰國BASARA,蒼紅)
大阪夏之陣,是他最後一次看到對方的眼眸。

一如既往的熾熱,如同靈魂的燃燒般灼熱耀眼,做最後的掙扎與鼓動。
當對方倒下的瞬間,那逐漸失去光采的眼眸刺激著他的視覺,驀地,他想起了那句話,對方的笑容,還有那神采奕奕的眼眸。
然後,無法抑制的發出一聲難聽、細不可聞的嗚咽。

『政宗殿的眼眸,像星星一樣漂亮。』
可是那雙眼眸,永遠也不屬於他。
比星星還要耀眼、比月亮還要純然、比篝火還要熾熱。

而他的光依舊存在。


.請節錄一段動作戲。(EX:打鬥、追逐……)

Alternative Myth另類神話(APH架空)-05.橋下的番茄
讓丁馬克胡鬧夠了,該辦正事了。
貝瓦爾德收起書,一手抓住車窗邊緣俐落的一個上翻,他穩穩的站在車頂窗框上。


「丁,還要多久?」不緊不慢的聲調,貝瓦爾德問著,而掌中迅速地憑空劃出一根黑金色的金屬長棍。
「唔……五分鐘吧。」歪頭想了一想,丁馬克回答。


甩了甩手中的長棍,將車蓋上的斧戟打回給對方,貝瓦爾德看也不看丁馬克一眼,只是點點頭,「給你兩分鐘。」說罷,人就朝著安東尼奧飛衝了過去。


「咦?!渾蛋貝瓦兩分鐘怎麼夠啊!」愣了一下,反應過來的丁馬克邊大吼邊發動車子,並將油門一口氣踩到底,直直的衝了出去。可惡這根本就是在折磨這輛車子嘛!搞不好這結束後就報銷不能開了,嘖!


.請節錄一段自認為最芭樂/肥皂的劇情/對話。

歸來(APH,普/奧)
對方的懷抱很溫暖,說真的,他有點捨不得離開,只是他們再不停止這行為,投射在他們身上的視線只會越來越多。但對方卻抱著他一動也不動。


「笨蛋先生?……基爾伯特?」


拍拍對方的背脊,他考慮是否要來一記上勾拳之類的強迫對方分開,雖然事後兩人可能會一路從機場吵回到家裡,甚至吵上一整夜,不過仔細想想,現在這狀況好像也好不到哪裡去。


動動手腕正準備動作時,對方卻說話了。


「……我好想你,羅德。」對方低沉的聲調,在他耳邊迴響,隱隱約約地,好像壓抑著什麼。


他懵了。


 「明明才兩個禮拜,可是本大爺卻覺得很久沒看到你了。」蹭著自己的髮梢,環著自己的雙臂有些用力,很像心愛的寶物失而復得的孩子一般。


真糟糕,他有點想哭了。


.追溯黑歷史羞恥PLAY完後請說下感想吧!

挖塞挖出一堆黑歷史啦!!!!!!(爆笑)
而且居然還被迫丟了兩篇沒公開的小說片段是要逼死誰XDDDDDD
嘛~不過還是很開心做了這個問卷
雖然很想分享更早的文章不過那真的太黑暗了(而且電腦重新洗牌檔案全沒根本不忍說((艸
希望有機會呈現給大家

是說發現自己的文字有精簡化的趨勢(抹臉

那麼以上>WO



PR

Comment

お名前
タイトル
E-MAIL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Copyright © 九十九式 : All rights reserved

TemplateDesign by KARMA7

忍者ブログ [PR]

管理人限定

プロフィール

HN:
冥見(Meiken)
性別:
女性
自己紹介:
◎屬性:
戰國廚/
蒼紅命/
十遊末期/
歐美KSM坑/
回歸自創中/

ASK提問區
小說放置地:Intermezzo

PluRk

PIXIV

最新CM

[07/23 minou]
[06/19 藍色左邊第三隻]
[03/05 高麗菜]
[06/22 minou]
[07/13 Fitz]
[06/24 少爺]
[04/23 靜久 龍]
[02/28 NuKiRa]
[02/26 NuKiRa]

ブログ内検索

世界のゲスト

free counters

司狼亨

染谷 留衣

松公

Benagl

JUKEBOX

案山鳴(アヤナ)

HANAYA

鬼帳

光田まみ

名波宙太

亜姫ゆりん

あられ

ワカ

たまきち+

kikism

バーコード

宣傳&工商

*戦国魂

*2012年 戰國BASARA ONLY